evak的cp粉

不小心入了邪教h

Madness:

我死了。
我竟然爬墙了一分钟。
对不起我要爬几天墙。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8845939

好物分享笔记:

leiyunongconfused:


colourpop唇釉七支小合集
把之前po过的七根colourpop简单的做了个整理,色号包括:finders keepers,dropout,wolfie,kween,mama,casino,love bug。其中四支是glossy系列,两支matte,一支metallic。想看完整的试色可以在我微博搜索色号。
因为不是同一天拍摄的所以光线会有些不同,试色不三包,自然光下拍摄无调色。
微博:leiyunongconfused

愿此间山有木兮而君有意:

爱情最美好的样子,大概是一看见你就满心欢喜。

【EVAK 所有你看不见的光-14】

唯恐夜深花睡去:

【神转折,你们猜不到的】


 


医生来看过Solly,确认他只是受了些皮外伤,并没有伤筋动骨,Isak才算放下心来。他们照顾Solly睡下以后,才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
 


Even奔波了一个晚上,精疲力尽的倒在沙发上,衣服也没来得及换,脸也没洗,就差点儿睡了过去。Isak看着Even憔悴的面容,也是一阵心疼。他最受不了Even垂头丧气,黯然神伤的样子,只要能让他神采飞扬,他什么都愿意做。他拿来热水和毛巾帮他擦脸,正准备帮他脱衣服的时候,Even醒了。Isak连忙停下来,“对不起,吵醒你了,我想你到床上睡会比较舒服。...

声名水上酥:


年少轻狂的意思是 如果追不到太阳
那就做一颗太阳

欲言又止的意思是 能藏住千言万语的感情
临到嘴边只有一个笑

这就是少年啊

(pic via ins)

【EVAK】离家出走的小猫(完结)

不挑食的圆咕咚:

开车预警


现代AU


*师生
*年龄差:十六岁(Even三十三岁 Isak十七岁 )
*短篇全程甜
*Isak猫化预警


(一)(二)



(三)


窗外的小猫在等待了几秒不见屋内人反应后,有些委屈的伸出小爪子,轻轻拍了拍玻璃。


Even在看着那柔软的嫩粉色小肉垫拍打着玻璃,才回过了神来,将手中的调料放下,几步走到了窗前。


小家伙看见even走近,却皱着眉头一副不开心的模样,怯生生的把小爪子收了回来,低下头小声喵喵。


在忐忑中等了一会儿,见他还是没给自己开窗户,只得立起前爪,整只猫趴...

【Evak/Willis/Chrisak/Evil】招惹1.0(Willis,Evak情侣关系曝光,

Madness:

生物课的时候Chris引来了更多视线,关于接吻照片主角的猜测已经从Chris或Isak变成了Chris和Isak。

只因为被送进学校医务室的Lucas发了自己受伤的照片,并意有所指的说Chris揍了他让他别再说Isak的坏话。

转发过程中这句话就变成了,Chris因为Isak和Lucas打架。

Chris下决心不再去关注这些视线,他头一回认真地翻开课本做预习——直到另一位主角坐到他旁边。

“我听说…”

“假的,别告诉我你信了。”

“老天,Chris,”Isak翻了一个白眼,“我还没说是什么。”

“我知道你要问我是不是因为你和Lucas打架了,不是,我告诉你了,你问完了,坐到一边去男...

【evak 黑色空间-6】

唯恐夜深花睡去:

【好吧,吃醋了,我就喜欢吃醋梗。先喝一小口,以后再一缸一缸的喝。】



周末的医院没那么忙,isak只是例行检查一下病人的情况,撰写病例,处理一点紧急情况。他虽然人在医院,可是心思一直在even身上,他知道这样不对,不过他无法控制自己。Even这次比以往都恢复的要快一些,以前他可能几天都无法起床,可是今天早上,他居然起床了,还给自己做早餐。虽然他总觉得哪里不对,但是他还是止不住的心情很好,简直想要吹口哨。



他来到Erik的病房,小家伙已经醒了,恢复的还不错。isak不是那种对病人特别亲切的类型,他比较cold...

【Chrisak】Sugar Daddy01-Sugar

Madness:


【Chrisak】Sugar Daddy01-Sugar

¥有脑洞就要赶紧写,经验之谈,在我没爬墙之前…简单粗暴的题目;)
背景:Isak十六岁的时候父母破产,父亲跳楼自杀,母亲疯了被送进精神病院,还欠了一大笔债,Chris三十岁,看到Isak觉得他很好看就包了,替他还完债然后就——Chris可能不太合原著,毕竟三十多了!再花得成那样就不太好…
既然带“糖”那我们就甜一点。Grenade怎么虐还没想太好。:D
洋气一点,这篇每章都有标题啦,就拿歌名做。

$
Chris周旋在这个宴会中,他保持着微笑和别人交谈然后交换名片,不少名媛会往他的西装口袋里塞...

【EVAK】 巴比伦 短篇 (5)

此生悠然:

   世上最悲凉的浪漫,不是你手捧玫瑰,在大雪纷飞中形单影只的守在相约的地方。


   而是你整条生命线的纹路都凭依在另一个人的心跳上,渴望同生共死。


   他不在,生即死。


   他在,死亦生。


  


   Isak觉得自己现在很像个提线木偶,他的呼吸行动完全不能自主。


   他的心跳被那只游移在Even身上的油手给揪得死紧。...

虎皮喵小姐:

啵哩哩今天一下午都在树洞里~偷偷摸摸的样子~萌shi啦~

1 / 20

© 随壹sy | Powered by LOFTER